您的位置: 寿光信息网 > 体育

奇瑞轉型湜場慢功夫并非壹劑立竿見影良藥

发布时间:2019-11-09 04:35:38

近来媒体上有关奇瑞转型的报道连绵不断,这都源自最近奇瑞高层与媒体一次深入交流,内容是对奇瑞过去战略的反思及未来发展方向的探索奇瑞董事長兼總經理尹同躍一如既往,口無遮攔,把窩了兩年的話傾盆端出,包括如何會上吵架,又在會下和好,如何把自己“罵得趴在地上”等等情節,都合盤托出他称今年5.1假期奇瑞公司召开的3天“务虚会”,是奇瑞公司发展史上的“遵义会议”

听尹同跃的反思,看媒体报道,有一种感觉:似乎奇瑞以的战略选择全错了,“多生孩子打群架”,作为反面案例更在媒体上频繁出现,差不多可以选进哈佛教科书了

对此我并不完全认同“野蛮生长”是所有自主品牌起步阶段不能不做的选择当时的形势是,一方面跨国公司已全面进入了中国,一方面中国汽车市场在高速增长,典型的“危”与“机”并存局面这时如不抢占市场,赶快把规模做大,今天可能不会还有奇瑞一席之地了而要一个“乳臭未干”的企业,出道就打造品牌,是否也是痴人说梦同样,当年吉利车以廉价入市,曾被人讥为:“坐吉利车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可是,如果不造“让老百姓买得起的便宜车”,吉利能进得了汽车圈吗

所以鲁迅先生说:“一要生存,二要发展”

无数事实证明,一个企业在走向成功的道路上,必然经过多次“转型”,因为世易时移经过“野蛮生长”站在市场上的中国自主品牌企业,近来无一例外的提出“战略转型”,说明这是一条规律,奇瑞不可能例外

今天饱受诟病的“多生孩子好打架”,在我看来,不仅是当时所处形势下,企业为了生存做的选择,也反映出企业的能力与自信,要知道“多生孩子”并不容易,不是任谁想多生就能生出来的,这是一种真本事

奇瑞之所以能够“多生孩子”,在于它是个“技术崇拜型”企业前任董事长詹夏来是个经常爬到车下看底盘的人物,学中文出生,却能把汽车技术讲得头头是道尹同跃更具有工程师的底蕴在他们心中,掌握了技术,就拥有一切因此,奇瑞对技术的投入是不遗余力的

古语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2006年2月奇瑞就建立了试验技术中心,并陆续形成八大实验室和试车跑道,具备23个专业模块、2600余类试验项目能力,关键试验设备先进程度国内第一、国际领先,能满足每年开发30款全新车型和生产200万辆整车的试验验证需求其中碰撞实验室今天还是亚洲最大,欧洲同行看了都说“太奢华了”2007年11月,又建立汽车节能环保国家工程实验室这些研发设施投入,国内那个企业能与之匹敌

大家是否还记得,早在2005年上海车展上,奇瑞便一举推出自主开发的5款新车和6款发动机,令全球业界刮目,这是中国汽车业自主创新的第一批成果尽管奇瑞在中国造车是个小字辈,但是,他们的创新成果却让那些大型企业为之汗颜当然,奇瑞几度陷入财政紧张状况,与这些技术的超强投入不无关系

说奇瑞创业者开始就胸怀振兴中国汽车业的抱负,我是半信半疑的如果说它肩负“振兴安徽经济”的使命,我倒觉得更合情理奇瑞出生时打的也是“低成本、低价格”旗号,亮得并不是“自主品牌”牌,这都是有据可查的只是由于中国最具自主创新实力的三大车企,对国家创新战略响应过于迟钝与麻木,令民众十分失望,便把自主品牌“旗手”的桂冠戴在了奇瑞头上

奇瑞在被恭为“旗手”后,得到了政府部门更多的支持,比如项目和贷款容易获得批准,舆论环境非常良好,但同时也让自己背上了包袱,产生了轻视竞争对手与高估自己造车能力的幻觉,大有“中国汽车,舍我其谁”的感觉,很不把合资企业放在眼里奇瑞高层多次向我表示,“合资企业肯定长不了”,将来中国汽车业靠的就是奇瑞这种企业

我认为,奇瑞最初的战略选择并没有错,错在战略调整的艰难与迟缓,其原因一是技术至上,不吝投入;二是过于自信,轻视对手,以致陷入困境

尹同耀说, 2007年他们开始思考转型但事实是,2009年奇瑞仍计划推出16款新车型,同时发布了高端品牌瑞麒与威麟以及开瑞,形成四大品牌体系应当说这一年,奇瑞在“野蛮生长”的道上走得更远当然这与2008年国家宣布4万亿投资不无关系面对市场疯长,买车加价,无动于衷的只有傻瓜

对“走高端”战略也有两说眼瞅着自主品牌车子买成白菜价,赚不着钱,资金链有断裂危险,谁心里不着急所以“高举高打”也是自主品牌转型一致的选择高端路线没有走成功,当然可以归结为自主品牌不自量力,急于求成,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产业政策的失误,长期对自主品牌矮化、丑化,特别是官员带头不坐自主品牌车,让人们觉得,坐自主品牌车不体面,性价比再高也白搭

瑞麒、威麟的折戟沉沙,让奇瑞明白了,走高端关键在品牌,单靠技术投入,是走不出来的

更让奇瑞清醒的是,去年以来汽车市场的重大变化,整体转入低速增长大的方面讲,是全球经济走低,加之前两年中国汽车市场井喷造成透支从汽车业本身看,则是中国汽车消费到了升级阶段,加之合资企业下压,自主品牌传统市场规模缩小,自主品牌原来的增长方式断难持续

“转型”迫在眉睫,这是今年5月奇瑞“遵义会议”召开的大背景

由追逐规模和销量,转向追逐品质与品牌,效益优先;由产品导向变为品牌导向集中资源发展两个产品系列,打造一个品牌:奇瑞,雪藏瑞麒,威麟逐步退出,凯瑞成独立商务车品牌第一阶段规, 2016年建成本土核心竞争力最强的汽车企业;2020年,局部突破,接近国际竞争力水平;2020年后,进入更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行列,进入欧美市场体系建设以合资企业为标杆,营销、制造,接近合资企业水平这是奇瑞“战略转型”的基本要点,也是奇瑞上下取得的共识

这里合资企业由单纯的对手变成了“标杆”,也就是“老师”

尹同跃提出:“如果造出来的不是品牌化产品,国家就不会进一步发展,中国不能总生产没有品牌的产品”奇瑞的品牌战略超出了企业范畴,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

对奇瑞过去的创新投入,尹同跃反省说:“没有品牌导向的创新是无效的创新,是资源的浪费奇瑞公司过去单品创新上投入很大,但这种创新没有给奇瑞公司带来效益,而是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尹同跃认为,转型首先是转变观念强调激励机制的作用,做的好就多给钱,是小农经济思想现代企业理念强调每一个齿轮都要精准的吻合,整个企业要同步、均衡发展他表示,奇瑞公司要建立品牌,要成为专业选手,要成为世界大企业,成为中国的名片

奇瑞的转型观念新颖而且深刻,描绘的蓝图也十分美好,我们相信,经过这次深刻转型,奇瑞将以一个崭新的面貌立于公众面前但是,转型不是一剂立竿见影的良药,而是慢功夫,我们不能幻想,一开始转型,包括奇瑞在内的中国自主品牌立即就能走出困境真正见到转型效果还要假以时日,我们需要耐心等待

金振口服液能抗病毒吗
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诱因
下肢深静脉血栓如何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