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寿光信息网 > 体育

典坟 58.第五十八章 异路

发布时间:2019-09-24 16:05:14

典坟 58.第五十八章 异路

江丰不敢再多说一句话,每一句话,都是让你神经要断了的感觉。

终于靠到了半夜,林木站起来。

“跟我走。”

江丰此刻想逃掉,可是想到江家的东山再起,自己是主事,死活的都要受着。

江丰跟着林木往一栋楼里走,那是三层的楼,什么颜色的,似乎看不太清楚。

进了楼里,林木说。

“这是停尸间,每一层,都有几十具尸体。”

江丰站住了,汗已经是把衣服打湿了,他不敢说话。

“跟着我,不然你会迷路的。”

林木的话彻底让江丰崩溃了,迷路?这又不是大森林,迷什么路?

江丰还是跟着了,此刻不管怎么样,面前的这个林木还是一个能说话的人。

江丰上了三楼,长长的走廊,两侧全是停尸厅,单独的,有的晃着长明灯摇曳的光来,有的漆黑一片。

“长明灯亮着的,就是有尸体,没有的就空的,你不能进去,不管有没有的。”

江丰想,我TMD的才不进去,你给我金子我也不进去。

走到了走廊的尽头,林木突然一回头,把江丰吓得跳了一起,然后捂着胸口,看着林木。

“你不用紧张,没有什么可怕的。”

他是不可怕,天天在这我呆着,可是江丰可是第一次,天黑的时候来过,以前来过两次,都是来送葬的。

“这儿就是了,阴阳调和,但是阴分阴,阳过阳。”

江丰不懂,听不明白,他不想问,此刻不想问,怕问出来什么诡异的回答,让他尿了。

“这个房间我们进去,记住了,听我的话,我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你不会让我死吧?”

“我只教你一次。”

林木说其它的。

门打开了,林木进去,江丰跟进去,他进去就叫了一声。

他看到了棺材,一个漆着黑漆的棺材。

“你不用害怕,这是一个棺材,并没有尸体,每一个火葬场,都有自己的方式,来保火死葬的太平,你就风水学一样,这个就是,不过这个又和其它的不同,异路而行。”

“什么?”

“异路就是另一条路,和我们平时走的不一样。”

“另一个世界的路?”

“对。”

林木把棺材的盖推开了,推开一半。

“进去,跟着我。”

“我可以后悔吗?”

林木瞪着眼睛看着他,那眼睛里冒着光,那是诡异的光,江丰全身已经全部湿透了。

林木进去了,江丰犹豫了半天,还是进去了,进棺材里,那是可怕的,别说进了,就是看上一眼,也是让你感觉到恐怖的东西。

江丰进去,没有想到,这里似乎并不是棺材,而是另一个世界,灰色的,没有颜色的世界。

“跟着我走。”

林木只是这样说,江丰跟着,他完全就是不懂,他们是在棺材里,然而此刻他竟然走在一条路上,那是一条小路,曲折的小路。

走了有半个小时后,林木在一间房子前站住了,那是灰色的,这里的世界都是灰色的,没有其它的颜色。

“这儿就是以后你需要来的地方,其它的你问你五太爷就可以了,我们回去。”

他们回去,从棺材里出来。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这就是这个条异当的路,异界的路,我能做的都做到的,只是你不要跟其它的人说。”

江丰完全的就有点傻掉了,他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

他回家,躺在床上,还在害怕,慢慢的睡着了,他被惊醒是敲门声。

他起来开门,天已经很亮了。

打开门,是江宜。

江宜进来坐下。

“才起来?”

“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

江丰洗脸的时候在想着,江宜来干什么?

他出来,江宜就说了。

“现在我们加锁阳村的当铺有十三家骨当铺了,一切都安排完了,我想再扩大。”

“暂时保持着这样,不要发展太快了,而且现在还有不少的事情,很麻烦。”

“什么事情?”

江丰没有解释。

江宜走后,江丰坐在沙发上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梦一样,一切都觉得不真实,那么来说,异当就是到异的世界去,那儿有什么样的骨当,他不知道。

江丰去五太爷那儿,他还在晒太阳,似乎是要把三十年没有晒到的太阳全部晒完了。

江丰咳嗽,五太爷睁开了眼睛。

“喝酒。”

五太爷现在就是这样,享受吗?不知道,三十年的水牢,他还能活着出来,那是什么在支撑着他呢?江丰想不明白。

“五太爷,林木带我去了。”

“你知道怎么做了吗?”

“不知道,我依然是不懂,林木的话太少,没告诉我更多东西。”

“我知道了,以后我会交你的。”

“那个异当是什么?”

“现在你还不需要。”

江丰总是感觉有人跟着他,他回对看也没有,开车的时候,感觉后面就是坐着一个人,很强烈的感觉,他感觉没有错,确实是就有人跟着他,他发慌,发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想不明白。

他越来越感觉到害怕了,他给林木打了,说了这件事。

“我下班给再给打。”

林木下班之后

典坟  58.第五十八章 异路

,给江丰打,约好了在一家小饭店见面,他们喝酒的时候,江丰说。

“我感觉他就坐在我旁边看着我。”

林木说。

“我早就看到了,是一个女人。”

江丰激灵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坐位,他感觉得到,那个人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那是……”

“你上世的妻子。”

“林师傅,你要是开这样的玩笑,就没有意思了,我尊重你,我也不能不尊重我。”

“我说的是实话,我没有必要跟你开玩笑,我这个人也是一个不开玩笑的人。”

江丰确实是知道,林木说的是实话。

“我感觉得到,但是我看不到。”

“你五太爷肯定跟你说过,不要学异当,这里面的诡异的事情很多,会发生很多的事情。”

“这就是一件吗?”

“对,这是很轻的,不过没事,她跟你一段日子就好了,也是巧了,你去一次就遇到了你上世的妻子,这种可能性几乎是没有,这就是我们的世界,能遇到已经很难了。”

江丰还是不理解这些事情,大概他需要太多的经历和时间。

“我不需要做什么吗?”

“不需要,毕竟是你上世的妻子,忍受几天就好了。”

“林师傅,异当到底在当的是什么?”

“这事你问你五太爷,我不知道。”

林木总是那样冷冷的,不知道为什么,林木喝到一半的时候,来了一个,就走了,江丰自己喝,这段时间,他一直就是喜欢喝酒,似乎喝了才能睡得着,不然就是睡不着,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

江丰喝得有点大了,眼睛花了,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车过来了,他知道自己脚下不灵光了,躲是躲不开了,他闭上了眼睛,他感觉被人扯了一下,他摔倒了,车冲出十多米站住了,一个女司机下来了,走到江丰的身边。

“大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没事。”

江丰爬起来,他不知道是谁扯了他一下,不然他的命就没有了。

但是,江丰没有想到的是,最奇怪的事情就是,这车没有撞到自己,前面就像撞了一个人一样,破损了,他是目瞪口呆,那个新手女司机也傻在那儿。

宝鸡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济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苏州白斑疯医院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在线询问
保定东大肛肠医院电话是多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