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寿光信息网 > 体育

末世发展 第六章 幸存军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21:30:22

末世发展 第六章 幸存军人

2015年5月29日,晚上22:00点,孩子们都在老人和两位女士照顾下睡了。

这一会儿守着电脑的黄顺义搜到了大量末世生存手册之类的内容,喊李峰毅过来看。

借助络时代的发达信息流,大家都是看过、听说过各种丧尸影视剧,小说的,但是都没有像自己的专业知识那样放在心上,李峰毅看了一会儿,再次喊大家一起讨论。

“很多年上一直有各种末世生存手册,具体过程啥的都不用管了,里面有两种观点,是灾难发生的时候立刻出城和坚守2,3天,如果政府没有救援,然后再出城,寻找收容点。”李峰毅看着大家,说道:“眼下重要的就是得讨论下,是现在就出城还是守个2,3天再出城?”

7个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都觉得各有各的好处,守着不愁物资,不出城担心再出坏的事情,给长期围困住,物资消耗殆尽就危险了,关键是带着这么多孩子,行动起来就不能太冒险了。

议论不定还得看领导的决定,讨论一会儿之后就都看着李峰毅。

李峰毅点点头,说道,“咱们和别处的人联系下,看看他们的想法。”

然后大家又开分别联系北京认识的人,公司离开的徐波峰没有联系上,他距离家正常公交时间是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之间,交通断绝的情况下,光靠走和跑起码也得3,4个小时,肯定在路上就到丧尸吃人的时间了。

有几个别的认识的人联系上了,有的已经出家门了,有的准备出家门,还有死活不出门的。

李峰毅听完大家的联系情况,说,“今晚大家歇息下,明天再联系,看看他们的进展,如果顺利咱们也立刻出城,如果不顺利,咱们再观察下。”

大家就开始轮流守夜,不过没有人能睡的着,满楼死人。。。丧尸。。。

几个活人在楼顶睡觉。。。

2015年5月30日,早上7点,一夜过去了,大人们还在满屋子从东边转到西边,从里面转到外面,间或互相看一眼,也是茫然,惊慌。

孩子们还在睡觉,不时的吧嗒小嘴,有时候还说着梦话,喊声妈妈。

轮流守着晾台、络的人都说没有什么的动静,看来络要也要瘫痪了,倒是还没停电,停水,也没停气,依旧两位女士做饭。

因为东西晾台不对着马路,看不到路上情况,通往楼顶的天在3单元。

李峰毅记得安装防护的时候,那个施工人员,从晾台单手抓着楼顶的挡水矮檐就翻了上去,不过李峰毅可不敢这么干,城市白领几乎没有什么运动的机会,身体素质肯定不如专业人士灵活。

找出几条床单,用水泡湿,拧成绳子,捆在自己腰上,另一头让孙晓山,黄顺义抓着,然后找了把椅子,站在椅子上,踩着晾台,扶着框站了起来,刚好够到楼顶的矮檐,手蹬脚刨的好容易爬了上来。

又让他们续上来几条拧成绳子的床单,在楼顶找了个牢固的地方拴好,然后除了两个女人留守,男人们都陆续爬了上来,先是跑到楼南头,往楼边的土城路和和平里北街看。

大家当时就倒吸冷气不止,他们看到在和平里北街正对着甲五号院子门口有一大堆丧尸围着露出来的坦克炮管抓挠,如果不是露出炮管,根本不知道丧尸堆里是坦克

末世发展  第六章 幸存军人

,都给丧尸堆埋上了。

昨天真的不是在做梦,真的是满街丧尸了啊。

坦克东边从城铁桥下延伸过来一条履带压过的痕迹,汽车都给压瘪了,看不到尽头,不知怎么停在了门口,路上到处都是白骨,散乱的枪支到处都是,貌似沾满血的衣服残片随风在地上刮过来刮过去,沾了一层灰土。。。

看起来昨天那只部队已经覆灭了,不过坦克里面应该还有幸存者,丧尸拿厚厚的装甲没办法。

在事件发生没几个小时,坦克就进城了?而且连坦克也军覆灭了?这下事情大条了。

李峰毅又跑到楼顶西边往下看,门卫在铁门那儿朝着坦克方向撞着铁门,铁门很结实,但是丧尸门卫百折不挠的做着用功。

再跑到和甲五号院楼顶相接的玛丽医院主楼顶上,举目往西看去,整个和平里北街堵满了汽车,撞毁的汽车黑烟升起,丧尸们在汽车缝隙里徘徊游荡。

“咱们得想办法救出那几个坦克里的兵,杀人、求生啥的他们比咱们专业。”李峰毅说着就带着大家跑到607西侧晾台,顺着绳子爬了下来,安排田明,王淑娟,储珍在地上翘水泥地砖都搬楼顶上,然后在楼顶看他手势就沿着坦克从近往远扔地砖把丧尸往城铁桥下引,天上扔砖头砸死丧尸这样的好事,没经过专业训练,是不敢想的。

然后带着大家拿好锤子,斧子,抬着单人床板,下楼冲了出来。

昨天扔下来的女孩丧尸趴在地上,大家都紧张的看了一眼,不由得也提高了几分信心。

让黄顺义,孙飞刚两边抬着门板,往撞着铁门的丧尸那儿靠过去,

黄顺义、孙飞刚靠近到2单元的时候,门卫丧尸已经嗅到了活人的气味,转身冲了过来,李峰毅注意到丧尸的速度比昨天了一些,能达到活人小跑的速度了。

李峰毅和孙晓山一人拿一根钢管,站在门板后面,嘴里发出“吼吼”的声音,要把丧尸引到门板中间。

丧尸的手臂被挡住了,李峰毅和孙晓山用力照着门卫丧尸的脑袋抡着,几下子就打出白花花的脑浆了,丧尸一头栽倒在地上。

两个人拿着钢管试探的戳着,丧尸毫反应,李峰毅让黄顺义,孙飞刚再次拿着锤子,斧子砸几下练手。

然后等到田明到了楼顶,往楼下看时,对着李峰毅做了个手势,表示准备好了。

李峰毅用力握拳,挥了挥手臂,田明就离开楼顶西侧。

紧接着就听到地砖砸到坦克东边的声音,就好像捅了马蜂窝那样,丧尸群立刻闻声而去,四处寻找发出声音的地方,但是还有几个丧尸不为所动,继续抓挠着坦克。

李峰毅低声喊道,“等会儿出去,往回跑的时候,注意拣一些武器。”

然后拿着钥匙,打开铁门,带着大家跑到坦克正面,他要让坦克里面的人看到他们过去,里应外合。

坦克后面的2只丧尸没有反应,继续做用功,前面的一只丧尸闻到了活人气味,兴奋的低吼着冲了过来,仍旧是门板挡着,李峰毅和孙晓山挥舞钢管,砸死在地,然后坦克上盖打开了,有个带着坦克帽的坦克兵伸头四处看了下,飞的从前面跳了下来,紧接着又跳下来两个。

李峰毅带着几个人赶紧往回跑,饭店里已经空了,昨天的清剿活动丧尸们都给引导了马路上。

李峰毅边跑边低声问,“有和上面的联系工具么?”

第一个下来的坦克兵说,“坦克里有电台,有工具,能拆下来,需要时间。”

李峰毅说,“我们给你争取时间,把电台拆下来,里面的东西有用的都拿着。”

商定好之后,有一个坦克兵往坦克前面跑去,剩下的两个坦克兵和李峰毅绕到坦克后面去。

坦克兵要用枪打,被李峰毅拦住了,“声音太响了,会引来很多丧尸的,用这个,照脑门招呼。”

顺手把钢管递给一个坦克兵,然后李峰毅在旁边观察,几个人七手八脚把剩下的两只丧尸也收拾了。

李峰毅抬头看到田明在楼顶使劲往远处过一会儿扔一块地砖,继续进行引怪作业,大群的丧尸追逐着四溅的地砖往城铁桥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坦克兵钻出坦克,拎着电台跑了出来。

李峰毅招呼着大家在地上赶紧拾了几只枪,还摸了几个药包,手雷就都跑进甲五号院,又锁上铁门,跑回家了。

回家后,王淑娟正好做好饭,三个身着07式坦克作训服的坦克兵狼吞虎咽吃饭喝水,大家都等着他们吃完好打听些消息。

“5动0拐73号坦克车长李强,5动0拐73号坦克炮手魏勇,5动0拐73号刘枫谢谢大家。”三个坦克兵依次站起来向大家敬了个礼。

“好说。好说。好说。”大家不知道该怎么回军礼,都应道。

然后各自自我介绍了下。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李峰毅问。

“很混乱,我们出发的时候,世界都乱了。”李强没有老百姓那种面对丧尸的害怕感觉,只是皱着眉头说道,“我们从电台里收到总部通知,昨天所有入城部队都牺牲了。总部让我们三个自行归队,不过今天凌晨电台里听到总部也开始发生混乱了,听到了很多枪声,然后就没动静了。我们总部在门头沟山区,昨天军营很多人感染了,好容易抽出人手进城,坦克30多公里一直压着汽车过来的,在桥洞上坡的时候,抛锚了,没有零件,修不好了。”

“你们电台通讯距离多少?还能用么?”孙晓天接着问道。

“电台通讯距离40公里,需要使用坦克电瓶供电,电压12v。”

李峰毅赶紧找了个12v变压器,做硬件研发这种变压器需求量很大,经常扔的到处都是,家里也有几个常用器件。

孙晓天和车长要过电台,看看接口,然后剥开变压器电线,分辨出正负极,又拆开电台后盖板,露出线柱,连接上,电台打开了,里面传出了丝丝拉拉的噪声,没有任何人在联系。

车长拿起话筒,“5动0拐73号呼叫,5动拐3号呼叫,听到的请回答,听到的请回答。”呼叫了半天,没有任何回应。

李峰毅看了眼王淑娟手里的纸,王淑娟说道,“总共有枪95式15支,匣21个,8个空匣,手雷21个,军用水壶8个,手枪3只,手枪匣7个,空匣9个,07式军用背包8个,军刀8个。”

拾枪的时候没法仔细挑选,手边的都拿着了,所有很多空匣,当着当兵的面说清楚都有啥,得日后搞不明白,毕竟中国是严格禁枪的国家。

当下李峰毅对着车长说,“同志,你说下一步干些啥吧。”

车长很年轻,大约二十三四岁的样子,他看着李峰毅等众人,说,“你们做的很好了,还救了我们,你来说吧。”

车长很会来事,他看出来李峰毅是打头的,挺有规划,这么短时间,食品,水都转备好了,杀了几只丧尸,所有人几乎都是李峰毅救下来的,不愿意打破这种运转良好的格局。

李峰毅再三请车长主持,车长只是推辞,说自己是坦克兵,对打丧尸这事儿不熟悉,坚持要李峰毅主持,李峰毅扫了眼炮长和驾驶员。

炮长和驾驶员也异口同声,“大哥,你说吧,俺们跟着出个主意帮把手就是了。”

李峰毅这才答应下来,孙晓天他们也松了口气,跟人这事儿,从来都是跟生不如跟熟,其余众人都是被李峰毅带回家得救的,一直也安排的很好,在公司也是跟着李峰毅,习惯了。\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周秀花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褚涛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顾雪芬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 冯斐
上海新视界眼科医院荣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